主人的调教   另类笑话   
主人的调教 “主、主人?”禁忌赤着身体,双腿大大的被分开吊在两边的栏杆上,腰臀下面垫了高高的垫子,那黝黑的菊花蜜穴抽缩着一张一合,向外滴拉着由于刚刚被疼爱而流在体内的乳白色浑浊精液,长长的头发被束成马尾缠在棚地顶上,让他抬着头,脖颈向前弯曲,腹下那被钢丝勒紧的分身竖直翘着,正对着他开口说话的嘴边……“知道该怎么做了?”我斜倚在用上好红木制成的椅子上,喝着爽口的绿茶,欣赏着最亲爱的宠物,禁忌那诱人姿势。“对、对不起……主人,我、我不知道。”禁忌红着小脸,有点口齿不清的说道,脖子好酸哦,好想放平头部,好好躺在地上,55555……可是头一动,就牵扯着头发,扯着头皮都痛。“呵呵,不知道?”我放下茶杯,整理了一下衣服,很好心的走到禁忌的小脸旁边,露齿笑着问道,一手也很温柔的抓过一根红蜡烛,点燃……“不、不要啊,主人,很烫的……”见我把蜡油“很不小心”的滴落在他的前胸那诱人的红色樱桃上,眼泪汪汪的小声乞求着,那眼神很象一只要被抛弃的小猫小狗,让人忍不住想好好的“爱怜”一下。“烫?怎么会?”我把蜡烛拿在手里把玩着,那红艳艳的火苗,是我最爱的颜色。“555555555……主人……”“知道该做什么了吗?”盯着他的眼睛,我“笑”呵呵的问道,那滴滴的蜡油很可爱的包围住禁忌那一小颗樱桃,见那茱萸因为点缀更加娇艳,忍不住伸手就隔着蜡油揉捏着,滑滑的,因为没完全凝固,可以随意变形,捏起来感觉挺好。“5555555……”禁忌的小脑袋轻轻的摇了摇,还是不知道,唉……我心中一叹,这个小宠物就是笨了一点,不过到蛮可爱的。“算了,你先把你下面的毛发剃了吧,我不喜欢。”“是。”禁忌的两只手是自由的,他艰难的拿到身边我一早准备好的肥皂和剃刀,又仰了仰头,滴着泪,用肥皂擦了擦自己那浓密的毛发,然后用剃刀轻轻的刮弄着,我闲来无事,就好心的把蜡烛放在禁忌的脖子下方,那燃烧的红烛烤的他只能尽量抬高头部,稍一低点,就被烧着了。“不要慢腾腾的,快点。”我坐回我的椅子上,喝了口茶,瞅着那可爱的小宠累汪汪的剃着自己的阴毛,加快了动作,势必就要割伤,禁忌那小腹被割了几道口子,流着血丝,都刮完了,用旁边的湿毛巾擦弄了干()净后,抬起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我“主人,弄、弄干()净了。”“好乖,奖励你。”我把手中第二杯刚刚沏好好的新茶泼向了禁忌刚刚收拾干()净的小腹,那滚烫的茶水,渗进那些口子,烫的皮肉有些发白,血却力马止住了。“喝了吧。”“……是,主人。”又挺了挺头,禁忌苍白的脸,卷曲的舌头努力的勾着小腹上的水珠,那新鲜的墨绿色绿茶的叶子在那白皙的小腹上很是好看。“吃了,那是奖赏你的。”我又泡了杯茶,抓了一小把茶叶嚼着,茶叶的苦涩香气是我最喜欢的食品。禁忌努力的吞咽着那被水泡过后,失了原有特色的茶叶,眼睛红红的“谢、谢谢主人。”“乖,给,弄给我看。”我依旧笑的温柔,对于自己所喜欢的东西,我一向很“温柔”的,我挑选着脚边摆放着的各种按摩器“哪一个适合你呢?这个?”我哪起一个有小儿手臂粗细的,在灯光下看了看,见禁忌小脸更加白了,我有些“不忍心”,“算了算了,不用这个了。”见禁忌眼睛一亮,我心下暗笑,真是可爱的小宠物啊。“就这个吧,适合你哦。”我选了一个有自己拳头粗下的按摩器,是里面中型的最大个儿,比刚刚那个足足大了半圈了,唉……为什么我总是这么温柔呢?“主……”禁忌看向那个按摩器,瞳孔瞬间惊恐的放大。“乖,来,弄给我看看。”我笑的特别“温柔”,事实上我就是很“温柔”,不是吗?“厄……”颤巍巍的拣起我用脚踢过去的按摩器,把在手中,禁忌神色有些恐慌,但见我挑起了一边的眉毛,眼睛一闭,用手摸索了自己那因为紧张而一抽一缩的小穴,一咬牙,插了下去……“小宠,我允许你闭上眼睛了吗?”我站起身子,松了松筋骨,一步一步的走到禁忌身前,笑的“无害”。“我、我错了。”禁忌马上瞪大眼睛瞅着自己的那里,看着那按摩器插下。“你的前面也需要湿润了。”我蹲在他的身边,右手摸上那粗大的按摩器一头,拍了拍,耳中就听见我那可爱的小宠倒吸了一口气,我在他耳边悄声的说了句,伸出的舌头舔了一下他那挺翘的鼻尖,然后站起身,很“不小心”的踩上按摩器的开关,那东西就嗡嗡的震动的转动起来。“啊、呜……”禁忌呜咽的呻吟出声,可又想起我的话,眼泪汪汪的伸出自己那柔嫩的小舌,含上自己那被勒的很紧,得不到释放的分身。“啧啧,乖乖的小宠物,你的样子好下贱啊。”我转过身子抓着小宠物禁忌的头发,向上提起,狠狠的咬上他的嘴唇,柔嫩的舌尖翘开他的贝齿,与他的灵舌嬉戏缠绵,另一手揪扯着他的乳粒,那小巧的乳头充满了弹性,摸起来的感觉好极了。“呜呜……”可怜的禁忌被情欲挑动着身体发烫,可我最喜欢这时候的他,那象被煮熟了的虾米一样卷缩着蠢动的身躯,有些紫胀的分身一点一点的向外挤动的滴着精液,小脸上红艳艳的,眼睛水汪汪的,嘴角边流淌着属于我的涎液,后庭那被填塞的按摩器还在按着一个方向转动着,刺激着那四周的肌肤同样潮红。“知道说什么吗?”我放开他的头发,拍了拍禁忌的小脸蛋,语气轻柔的询问着。“请、请主人……疼爱我……”那原本清亮可爱的声音被情欲挑起的火儿压抑的既细腻又沙哑,眼睛里也不知道是因为泪水还是情欲挑动得红润,泛着光泽。“乖,知道怎么做了吧?”我解开他脚上的铁链,踢开那燃烧的就剩下一点灯心的红烛,笑着接口说道。“知道。”从位置上爬了下来,后庭夹着那被我加速了的按摩器,苦着脸,慢慢的爬到我的身边,因为头发还被吊着,他无法把头低下,眼泪汪汪的瞅着我,嘴张了几下,可终究没敢开口让我解开头发的束缚。“乖乖,我不喜欢你身上这种白皙的皮肤怎么办?”我用右手的食指抬高小宠物的下巴,捏了捏那红润了的鼻头,皱着眉头说道。“主、主人?”禁忌本来红润的小脸瞬间变的苍白起来,惊恐的向着我,叫我的声音都在颤抖,看他嘴唇也白的可怕。 “怎么?” 我有些茫然,他怎么了?干()吗那么害怕?“主人,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禁忌也顾不上头发有没有被扯痛,急速的爬到了我的面前,两只小手颤巍巍的来解的腰间皮带“我知道怎么做,我知道的。”见解了半天也没解开我的皮带,禁忌惊慌的拉开我裤子上的拉链,伸出那灵巧的小舌隔着内裤的布料舔弄起来。“你在做什么?”我双手环胸,抬起脚,照他的脸上就一脚,把身前那惊慌的小东西踹到了一边“我说过了,我不喜欢不听话的东西。”“是、是是、我知道错了,请主人原谅。”禁忌被我那一脚踹伤了鼻子,那本来潮红的,很可爱的小鼻子此时更红,应该是红肿了,鼻孔内蜿蜒的流下两道很美艳的血色液体,是我最爱的血啊,我舔了舔嘴角,这个味道有多久没有尝过了?“你过来。”我放下环着的双手,蹲下身子,向卷缩在一边的禁忌招了招手,那小东西眼睛里虽然闪现着惊恐的眸光,却依旧乖乖的朝我爬了过来“这才乖。”我轻轻拍了拍他的脸蛋,温柔的问道“头发是不是扯的很痛?”“小宠不敢,不痛。”禁忌吓的浑身一哆嗦,明明痛的厉害,却仍然抬高头,眼里闪着泪花,却勉强朝我展开笑颜,生怕我不相信,又加了一句“主人,小宠真的不痛。”“呵呵,真乖,我就喜欢乖巧的东西,来我给你把头发弄下来。”我是个这么温柔的主人,怎么能让这么喜欢的小宠物疼痛呢?我从裤兜里摸出一把匕首,笑着割断了禁忌那长长的头发“怎么样?是不是舒服多了?”我把匕首逼在禁忌那梨花带泪的小脸蛋上,笑嘻嘻的问道。“主人……”禁忌吓的脸色苍白,一动也不敢动的注视着我,和我手中的匕首。“啧啧,你真是好胆小啊,我的小宠物,你干()吗那么慌张呢?”我抽回手,把那匕首放在嘴边,用舌头沿着刀刃舔弄着,那匕首锋利无比,我那柔软的舌间就被割破了,那入口的腥涩永远是我的最爱呢,口中带着血水,我又吻上禁忌那薄削的小嘴,把自己嘴里那腥涩的血水度入他的口中,看着他咽下“主人的血好吃吧?小宠物,你主人我也很想吃吃你的血呢,应该和你的人一样香甜吧?”我瞄着禁忌那白嫩嫩的身子,舔着嘴角,笑的温柔。“主、主人,请不要让我和小黄一样,我知道自己错了,主人要打,要骂都可以,请不要让我和小黄一样,求求您了,主人……”禁忌终于受不了惊吓的在我面前狂嗑起头来,那一声声额头撞地的声音,是那样的清脆,小黄?我在脑中想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小黄?哦,小宠物,你是说那条黄色的小狗啊?”“是,请主人不要让我和小黄一样,求求您了主人。”禁忌眼泪狂涌,额头猛力的撞着地面,丝丝血水在地上流淌,呵呵,可惜了这些美好的液体呢。“呵呵,小宠物,我有说要扒了你的皮吗?”我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有些好奇。“主人,您说您不喜欢我这一身白皙的皮肤,您半个月前也有说不喜欢小黄那一身黄色的毛,结果您就扒了它的皮,让它变成您最喜欢的‘红色’,请您不要让我也变成‘红色’,求求您了。”禁忌依旧嗑着头,脸颊上也流了一脸的血水,这样子的禁忌我很喜欢呢。“呵呵,那就看你怎么表现了。”我解开腰上的皮带后,双手环上胸,看着禁忌说道“接下来你来。”“是,我的主人。”从地上勉强的爬了起来,可后庭那碍事的按摩器还在转动着,他直不起腰来,没办法只能又跪倒在地,一步一步爬到了我身前,颤抖着小手,拉下我的裤子,隔着我内裤的料子,用舌头舔弄着我那已经有些勃起的分身。“小东西,今天是不是还没被灌肠啊?”我低着头,望着小宠物问道。明显感觉到他身子的一颤。“没有……主人。”停顿了一下,可禁忌还是老实的回答道。“真乖,去,把灌肠的东西拿来。”我吩咐道。禁忌四脚着地乖乖的爬着去拿那些装备。一会儿灌肠筒,胶皮管,玻璃接管,还有肛管,一小桶干()净的纯净水,润滑剂,肛塞等一些东西都被准备好了,禁忌乖巧的跪在我身边,连眼睛余光都不曾瞥一眼那些即将用在他身上的东西,真乖,我喜欢,我心里想着,自然动作就温柔了一些“过来。”禁忌知道自己是跑不得的了,乖乖的爬了过来,很懂哨的转过身子,把插着按摩器的小穴向上抬着,我关了按摩器,一把抽了出来,那漏风的小穴及不自然的抽动着,禁忌的小嘴里因为空虚,忍不住发出了几声呻吟。“昨天灌了多少?”我把胶皮管,玻璃接管,肛管和灌肠筒连接好,随口问道。“500CC”禁忌撅着屁股,转过头,小声的回答道。“今天里面有脏东西,来800CC吧。”我把灌肠筒里装了800CC的纯净水后,笑着告诉禁忌。“唔……”禁忌身子又一颤,口中不自禁的脱口叫了一声。“怎么?嫌少?”我冷着声音问道,把灌肠筒挂上架子后,戴上塑胶手套。“小宠不敢,一切按主人吩咐。”禁忌惊慌的马上说道。“分开。”我两手摸上那圆润的臀畔,拍了拍,见禁忌听话的又张开了大腿,让他那菊花蜜穴露的更大,我就解下架子上的肛管,抹上润滑剂,抹匀后顺着那小穴插了进去,约莫有10多厘米了深了,我才打开肛管上的闸头,那纯净的水就汩汩的流进禁忌的体内。一开始进的少,禁忌咬着牙,还能承受住,可我把闸头整个儿打开后,那筒内的水流就一个劲的往禁忌的肛内流去,他的身子也因过多的水流量而上下晃动着,嘴里呻吟着破碎的声音,肚子也渐渐的鼓了起来,灌肠筒内的水流过半,禁忌就有些受不了了,嘴里呜咽的有着细细的哭声,可就是不敢求饶,臀部晃动也剧烈了起来,我一脚踹了过去,他吓的一下子又隐忍住了,等着灌肠完毕。待灌完了,我就抽出管子,一把塞上肛塞,怕他忍不住给鼓了出来,我用手指向内捅了捅,又引起禁忌的一阵呜咽。“给我憋着,下面洗干()净了,主人才能好好疼你,知道吗?”揪起身子有些笨重的禁忌,把他小脸转了过来,那张原本清秀的小脸上除了干()涸的血迹斑斑,就是泪水汩汩的流淌。“是,小宠知道了……”禁忌抽动着鼻翼,流着泪,沙哑着嗓子回答道。“好了,在你那下面的小嘴没洗干()净前,就姑且先用你那上面的小嘴伺候你的主人吧。”“是,我的主人。”禁忌真是个乖巧的小东西呢,下面的嘴虽然棒,可始终不及上面这张小嘴,让人爽翻天,那柔嫩的小舌,灵巧的上下翻飞,洁白的牙齿看着就很舒服,还有那咽喉的红润,吞下我爱液时的样子,还有那双湿润的大眼睛,这个小宠物真是可爱的不得了呢。“恩、唔……”可能是体内给水太多,禁忌很快就不适应起来,苍白的小脸,眼泪汪汪的瞅着我,蠢动的下身正在诉说着自己的不适,我觉得好玩,就用穿着高脚靴的脚尖踩压了几下他那喝饱了水圆滚滚的小腹,让他口中的呻吟声更加剧烈了。“想排吗?”揪起他那刚刚被我斩断了的头发,我咬着他那圆润的耳垂,轻声的在他耳边说道,那热乎的哈气就飘进了他的耳朵,让他颤栗不已,“就在这里,自己排出来给我看。”禁忌象得到特赦令一样,生怕我反悔,坐到地上,腿大大的向两头分开,白嫩的小手摸索的抚上自己的小穴,弄两根手指艰难的往外抠着被我塞进里面去了的肛塞,一边口里忍不住的呻吟出声。我坐回椅子上,喝着绿茶,欣赏着小宠物那卖力的表演“小心点,可不要把前面也排了哦。”“是,主人。”禁忌隐忍着前面那肿胀的分身,却要努力的摆弄着后庭,冷汗一滴一滴的滑落,手指卖力的插进去,用指甲在小穴里揪扯肛塞,向外旋转的拉动着,过了半晌,大约一盏茶时间,终于把那肛塞扯了出来,带着异味的排泄物和水哗啦的一股脑流了出来,下面的水分被排了出来的同时,前面的分身虽然被箍的很紧,可也受不了这突然一下子的松懈,绷的大紧后,“噗嗤”喷了一大口的精液,随即软垂了下来,禁忌见自己违背了我的话,小脸上一僵,可是因为身上的水分一下子空了,有些脱水般的躺在地上,一动也动不得的,任由那赃物污染了白皙的身子。“啧啧,小东西,你好脏啊。”我捂着鼻子,叫来了门外的几个手下,让人清理了地面,拖着禁忌去洗洗那污染了的身子,不洁白的东西,我不喜欢,过于洁白的东西,我又想摧毁,禁忌那既带有洁白的和不洁白两种身份的宠物,就是我最想摧毁的。被清洗干()净,向死狗般被拖了回来的我那可爱的小宠物,苍白着脸,哆嗦着唇,湿润的眼,香喷喷的白嫩身子,还有那干()净的小穴,啧啧,无一不让人心动,“这里是第二室,我乖乖的小宠物,你有幸了。”刚刚的调教室虽然清洗干()净了,可是被污染了东西,我是最讨厌的。让人把他架到一钢丝鱼网床上,双腿大大的分开绑在两边,两只可爱的白嫩小手和腿捆在了一起,胸前的两点茱萸经水清洗过后,更加的娇艳红润,我拿出一副乳夹,摸上禁忌的胸前两点,揪扯逗弄着,待到那茱萸尖挺时,把乳夹夹了上去,那乳夹也经过特殊配置,连着电线,开关一开,那乳夹内的毛抓就骚动着左右摇晃起来,揉捏着禁忌那小巧可爱的乳头。“乖乖,主人和你玩个有趣的游戏啊?你这美丽的大眼睛要睁大了,细细的瞅着哦。”我拿出一块巴掌大的长条行奶酪,放在鼻下狠狠嗅了一下,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一口“好香,小乖乖,你饿了吧?主人喂你啊?”我把那块香喷喷的奶酪拿到禁忌的头上,沿着他的额头,鼻子,嘴划下,一直来到他身后的小洞口附近才停了下来,我伸出有着长长的指甲的手指,在那小穴口按了按后,两根手指就插了进去,那小穴因为一上午的撑动,括约肌被撑的有些松池了,我的手指没费吹灰之力就末入了指根,在他粉嫩的小穴里刮弄着,聆听着禁忌小嘴里美妙的音乐,“呵呵,来,小嘴张开,香甜的奶酪啊,你一定喜欢的。”我弄手指撑大那柔嫩的小洞,把那块奶酪塞了进去,又用手指鼓捣了一顿,确定那奶酪进到了小洞的最深处后,我才抽出了手指,见禁忌不适应的大口喘息着,我就吻上了那大张的小嘴,吸允着他的舌头,嬉闹了一会儿后,觉得那块香甜可口的奶酪应该快融化了,我就起身,拎了一个笼子回来了,里面装了几只和禁忌一样可爱的小白鼠呢,在吱吱的叫唤着“小乖乖,你们也饿了吧?呵呵,主人给你们可准备了可口的奶酪呢,你们可要用力的吃,狠狠的吃啊。”说完,我就从笼子里抓了一只小白鼠出来,拿到禁忌的眼前晃了晃,看他快昏倒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忍不住就又亲了他一口,然后退回禁忌的身边,拿出一括肛器来,插进禁忌的小洞中,把那肛门阔到最大,就拎着那小白鼠把它从那小孔中塞了进去,然后抽出括肛器,又塞上了肛塞,就等着好戏上演了,果不其然,那小白鼠不适应禁忌的黑漆漆的小洞穴,刚进去就拼命的用它那尖锐的爪子挠扯禁忌那柔嫩的黏膜,那种撕裂的痛苦另禁忌尖叫出声,脸上完全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牙齿狠狠的咬着嘴唇,血蜿蜒交错的流淌着,手脚上的铁链因为剧烈的挣扎而乒乓的响动着,浑然交织成一种动听的交响乐,而那小白鼠在内折腾了一阵后,发现了香甜可口的奶酪,对它过于饥饿的胃来说,那真是美味啊,特别在容入了血液后的奶酪,更加的可口,就在禁忌的体内抓动着,嘶咬着,啃着,嚼着,各种感觉刺激着他的灵魂深处,简直要把他逼疯了,就在他忍受不了这种感觉想咬舌头结束自己的时候,我把手中把玩着的有网球大小的玉石塞进了他的嘴里,要是这么有趣的玩具死掉了,我岂不是没东西玩了?“啊,还有好玩的。”我站起身子,叫来门外的手下,找来了一些木材,在禁忌的鱼网床下点燃,一开始还不怎么的,可是火越烧越旺,禁忌身下的鱼网被烤的火烫一般热,而禁忌身子因为热而收缩着,下体那小白鼠本来就因为没了氧气,而不住抓扯着,挠抓着,塞着肛塞的下体,已经有血流了出来,那小白鼠上串下跳的,禁忌觉得自己的肠子都被抓了出来,疼痛过于剧烈,反而就不象先前那样子痛了……“啊,对了,刚刚你前面的不乖哦。”我捏起了禁忌身前的小东西,上下套弄了几下后,说道,“不让你排,你偏偏不听话,啧啧,看来得让你乖一点了。”我差人拿了一个小手指粗细长短的螺丝,禁忌的眼睛都红了,嘴被堵者着说不出话,可那可爱的小鼻子鼻翼强烈的煽动着,大眼睛瞪的圆圆的眼瞅着我把那螺丝旋转着插进了他的玉颈口的尿道里,那血丝和里面的白浊液体混合成一种美丽的颜色。“呵呵,小宠物,做为我最宠爱的小东西,我要给你挂上属于你主人我的痕迹。”我拿出一个漂亮的银白色带着铃铛的环,穿在了那上翘着无法软垂的分身下的小球上,“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最可爱的最乖巧的小宠物了,记住,只有我不要你,没有你说不的权利。”我温柔的摩擦着禁忌那光华的身子,在他的锁骨处狠狠咬了一口,在他闷哼声中,咬下了他的皮肉,留下属于我的痕迹。“小东西,我喜欢的东西就想要摧毁它,越是摧毁了,我越爱……”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