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保护被轮奸的她   另类笑话   
想保护被轮奸的她 想保护被轮奸的她 发生这样的事都是我的错,所以,躲在窗外的我不敢大声喊叫,我不能让艾德里安感觉为难——我本来可以帮助她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我妻子艾德里安是个非常引人注目的女人,我根本无法切实地保护她,保证她不被别的男人骚扰。在她14岁的时候,艾德里安就已经出落成为一个美丽动人、性感漂亮的姑娘了,在她的屁股后面,总是跟着一群群的追求者和骚扰者。  从另一方面来说,我却是个比较木讷的人,直到高中二年级才懂得找女孩子约会。我现在都想不起来到底是怎样和艾德里安开始交往的,但我记得我一直非常担心其他男孩子会从我这里把艾德里安抢走。我也非常担心总有一天艾德里安会发现她和我约会是个错误,然后就毫不犹豫地投入到别的男孩子的怀抱里。  如果真发生了那样的事,对我来说就是个无法想象的灾难。  ***    ***    ***    ***艾德里安和我结婚已经三年多了,我们一直生活得很幸福。但是,在一个多月前,事情突然发生了改变。我也说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总是觉得艾德里安的身体会发出这样的信号:「我刚刚被肏过了。」  其实,也没有任何明显的迹象,没有痕迹,没有气味,这只是我的一种感觉而已。但我觉得这种感觉不是凭空而生的,我开始想办法查出真相。  每周,她都有一个晚上会和她的闺中密友们出去玩,而我则有两个晚上跟朋友去打保龄球。我们有许多朋友,他们经常到我家来玩,特别是在我不在家的时候。所以,我会比较注意艾德里安和那些朋友会出去干()些什么。  在四个星期的时间里,当她和那些女人晚上一起出去的时候,我都会跟踪她们。但她们只是去酒吧等地方去喝点啤酒、跳跳舞什么。有一次,我跟踪她和她朋友们去参加了一个化妆品品牌的推广聚会,但在那次的聚会上,我没有发现任何男人的踪影。  与此同时,除了偷偷检查艾德里安的出行外,我还密切关注了她和那些朋友们在我家里的活动。在她那些朋友中,有些是我不太喜欢的。我想,如果她要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肯定是和那些我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做的。为了监视他们,我跟那些和我一起玩保龄球的伙计们说,我有些私人的事情要处理,最近一个月可能不来打球了。然后,我又去烟酒商店买了些我最爱喝的好酒,把它们藏在家里的地下室和我车库的蓬布下面,等待着抓住艾德里安干()坏事的机会。  第一次机会很快就来了,就是在我第一个星期跟踪她和她的女友们晚上出去玩的时候。那天晚上,是我该出去打保龄球的时候,我把车开到几个街区以外停好,然后悄悄回来躲在我家房子外面进行观察。在这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工作,在我家每扇窗户上都安装了百叶窗,这样我从外面也能很清楚地看到房子里的情况。  跟平时一样,现在我家里已经有了8到10个客人,但一直到晚上10点,有些人已经开始告辞了,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很快,屋子里就剩下艾德里安和4个客人了,他们是邓和他妻子玛丽、格雷格和汤姆。我看到玛丽和格雷格相拥着朝卧室走去,而她丈夫邓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那样一边调情一边去了卧室。  我曾经听说邓和玛丽的婚姻是「开放型」的,但不敢相信那是真的。我赶快转移到卧室的窗户外面,看到玛丽正在吸吮格雷格的阴茎。但是,玛丽并不是我所关心的重点。  所以,我只在那里看了几眼,就马上跑回了刚才那扇窗户外面,去看汤姆、邓和艾德里安会干()些什么。我猜,既然邓可以让他妻子玛丽跟别的男人做爱,他也一定想和我妻子艾德里安干()同样的事情。事实证明我的猜想是对的。  在屋子里,邓从他的座位站起来,走到我妻子艾德里安坐的沙发那儿,一屁股坐在她身边,他们聊了起来。  透过百叶窗的缝隙,我可以看到他们在干()什么,却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他们聊了几分钟以后,艾德里安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然后站起身跟着邓去了卧室。  我也赶快跟着他们去了卧室那边的窗户,看到格雷格把玛丽撅着屁股按在床沿上,他正从后面肏着她。邓、汤姆和艾德里安走进卧室,邓对艾德里安说了些什么,她摇着头,口型似乎在说「不」!  这时,汤姆跟邓说了点什么,邓回答后,汤姆就解开了自己裤子的拉链,掏出了他已经坚硬的鸡巴。然后,他走到玛丽面前,把粗大的阴茎插进玛丽早已经张开的嘴巴里。  艾德里安错愕地看着床上的淫荡表演,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邓又跟她说着什么,但艾德里安没有回答他,于是他就不停地说着,还把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  艾德里安的注意力都被床上的淫荡表演吸引了,似乎没有感觉到邓对她身体的抚摩。一分钟后,邓装做无意识地把手从她的肩膀上搭下来,按到了她的一只乳房上。当他的手开始搓揉她的乳房的时候,艾德里安终于有了反应,她使劲推开了他的手。  但是,邓并没有退缩,他只是把手重新放回到她的肩膀上,只过了一分钟,他的手又重新回到了她的乳房上。艾德里安低头看着他搓揉自己乳房的手,有些恼怒地说了些什么,但他并没有挪开他的手,而她也没有再推开他。  艾德里安的眼睛仍然盯着床上的3P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表演,我看到有一只手慢慢地伸向她的两腿之间,在她的阴户上搓揉着。当邓一边搓揉着她的阴户一边掏出了他的粗大鸡巴时,艾德里安似乎是不由自主地让他拉着自己的手放在那根大肉棒上。  接着,她就机械地套动起他的阴茎,为他手淫起来。  突然,她好象意识到了她正在做什么,立刻甩掉手里握着的大肉棒,好象那是一根烧红滚烫的铁杵。她转过身,艰难地从他身边挤过去,走出了卧室。  这时,格雷格显然已经在玛丽的身体里射精了,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汤姆毫不怠慢,立刻把阴茎从玛丽的嘴巴里抽出来,占据了刚才格雷格的位置,然后就猛烈地肏了起来。  邓站在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汤姆肆意地奸淫着他的老婆,毫无顾忌地在她身体里射精。然后,他们四个人一起回到了客厅。在那里,艾德里安正气哼哼地坐在沙发上。  看到这里,我也不想让事情再发展下去了,我跑回我的车那里,开着车回到了我家门口,装作我刚刚打完保龄球回来。等到其他人都走了以后,我以为艾德里安会告诉我刚才发生的事情,可是她却什么也没说。  ***    ***    ***    ***两天后,我得到了另一次机会。  那天,有好几个朋友来我家玩扑克,他们开了两桌牌,一拨在这张桌子上打双百分,另一拨在另一张桌子上打掐三家。在这帮人里,有两个男人是艾德里安的前男友,虽然他们已经分手了,但她一直和他们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由于那天是周末,第二天要上班,所以,大多数人玩到晚上9点多就陆续回家了。我将达蒙送出门,看着他开着他的小卡车离开,然后返回屋里,告诉艾德里安说,达蒙喝得太多了,我要替他开车送他回家。达蒙和我都开的是最新型号的黑色道奇小卡车,所以我把我的车开出我家门口的车道,把它停在街道旁边的隐秘处。  很快,屋子里只剩下艾德里安和她两个前男友了,他们开始玩掐三家。那天天气不错,我提前就把窗户打开了一些,所以,我躲在窗外可以听到他们的大部分说话。  玩了几把,艾德里安都输了,她就告诉他们她已经把钱输光了,不能再玩下去了。这时,其中一个男人说道:「你不需要付钱。如果我们输了,就给你25块,如果你输了,你就让我们亲一下好了。」  艾德里安做了个鬼脸,说道:「你们这些家伙应该知道啊,我是不可能那样做的,我已经是个结了婚的女人。」  他们中的一个,我想那家伙名字应该是托德吧,说道:「哦,来吧,艾德里安,去年圣诞节聚会的时候你也是个结了婚的女人啊,但那时你和我们大家玩捉迷藏游戏的时候,只要你抓住我们,也并没有拒绝和每个人接吻啊,你甚至和有些人接吻不止一次呢。我们还没有要求你跟我们玩输牌脱衣的游戏呢,只是玩玩不伤大雅的接吻游戏而已。」  艾德里安说道:「真的只是接吻吗?再没有其他过分的要求了?」  我看到托德和另一个男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但从我这个角度看不清楚他们到底交换了怎样的眼神,只听另一个男人说道:「没有,艾德里安,再没有其他过分的要求了。」  在接下来的游戏里,托德赢了,他得意扬扬地站起来,走过去亲吻了我妻子的嘴唇。后来,另一个男人,我想起来他的名字好象是布莱恩,赢了接下来的两把,于是也兴冲冲地跑到我妻子面前获取他的战利品了。我注意到,他第二次和我妻子亲吻的时间要比第一次长得多。  接着,艾德里安也赢了两把,她得到了每个男人各付给她50块钱。但是,接下来男人们开始连续赢,他们俩一共赢了11把,当然也就轮流狠狠亲吻了我妻子11次,而且一次比一次时间长。  在打牌的过程中,他们几个一直在喝酒,我能看出来,艾德里安已经有些醉意了。她又赢了两把,但那两个男人赢了接下来的5把。这时,男人们的亲吻已经变得比较放肆了,我看到每当他们在亲吻我妻子的时候,也在趁着她有些醉意伸手抚摩她的乳房。  艾德里安又赢了两把以后,站起来又拿过来一瓶啤酒。布莱恩看到她手里的啤酒,突然坏坏地说道:「还记得我们搞过吹瓶喝啤酒比赛吗?」  托德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跟着说道:「当然记得,但是我记得艾德里安可不行。」  「谁说我不行?」  艾德里安说道,「你们看好了!」  说着,她举起一瓶啤酒对着自己的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个精光。「你们等着,我再去拿一瓶来。」  说着,她跑到厨房去了。  我看到托德和布莱恩相对一笑,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翘起了大拇指,似乎在庆祝他们的诡计就要成功了。  艾德里安回来后,他们继续玩牌,这次她又输了。这回托德不再掩饰,他亲吻着艾德里安,时间很长,也很激情。等托德终于放开她以后,她忍不住咯咯笑着,又喝起了啤酒。  过了一会儿,布莱恩吵吵着要啤酒,艾德里安跑到厨房去为他拿。回来的时候,布莱恩站在桌子边,当艾德里安把酒瓶放下,他立刻搂住了她,用整个晚上最激情的方式亲吻着她。当他们分开后,布莱恩说道:「真刺激!你真是个接吻专家啊!」  艾德里安咯咯笑着说道:「我记得你也不是外行啊!」  布莱恩搂着她走到沙发跟前坐下,他们拥抱着,脸颊紧紧地贴在一起。紧接着,托德也跑过来和他们坐在一起,搂在一起,两个男人轮流亲吻着艾德里安,气氛越来越淫靡、越来越放荡。在布莱恩亲吻她的时候,托德的手就伸进她的裙子里,在她分开的两腿之间抚摩着。同时,布莱恩也握住她的一个乳房,又拉着她的手隔着裤子放在自己勃起的阴茎上。  艾德里安显然有些糊涂了,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抓着布莱恩凸起的裆部,甚至还顺势上下套动了几下。突然,她似乎意识到了自己正在做什么,她猛地甩开了手,从两个男人的搂抱中挣脱出来。  「混蛋!不是说只亲吻没有别的吗?你们怎么说话不算话?」  说着,她推开他们站了起来,「本来我还以为可以信任你们,现在,你们都给我走人吧!」  我在外面又等了5分钟,然后走进了家门,说道:「喂,你们这些家伙在干()吗呢?」  我装做毫不知情地说道。  「没什么啊,就是在打扑克呢。」  ***    ***    ***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艾德里安和她那些朋友还是那样在一起玩。我又偷窥了几次她和别的男人接吻,我也看到过几次她坐在一边看着玛丽和邓、汤姆以及格雷格做爱,同时用手隔着她的牛仔裤抚摩着阴户。虽然她有很多机会和别的男人做爱,但我却从没有看见她被任何一个男人真正插入过。  我想,如果她跟那些男人有一些越轨行为的话,也一定在我白天上班无法监视到她的时候发生的。但我很难相信她能有时间安排这样的事情——她的时间也是很紧张的。她工作的时间是早上7点半到下午3点半,下班后去健身房锻炼一小时,然后回家为我准备晚饭。我下班到家的时间是下午5点15分。  她白天几乎没有时间安排和别的男人的约会,除非她不去健身房,但我知道她会去的。那个健身房离我工作的地方不远,我甚至可以看到她每天去健身房的情况。可是,我又感觉到她一定有事,一定被别的男人肏过,也就是说,她或者在上班的时候和男人做爱,或者在健身房里和男人做爱——或许她根本没做。  但我知道她肯定做了!我就是知道。每当她和我待在屋子里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这一点。我必须继续监视她。  一周前的那个周二晚上,有5、6个朋友来我家玩扑克。大约9点的时候,艾德里安说家的龙舌兰酒和伏特加酒都没有了,要我出去买一些回来。趁这个机会,我抓起外套离开了房子,躲到外面去从窗户那里偷偷看着屋里的情况。  到了大约9点半,玩扑克的朋友们陆续都告辞了,只剩下里克,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他和艾德里安坐在沙发上聊着天,谈论着健身的话题,那是里克最热衷的活动。他就像那些愚蠢的(他的原话,不是我的话)女性健身狂一样热衷那些活动。  里克认为女人其实不需要练出一身肌肉,而且,即使她们费再大的劲儿,也不可能练出像男人那样的力量。再说,练那么强壮对女人来说也不值得。但艾德里安不同意他的观点,她一直努力锻炼自己的身体,保持着相当好的体形。  「女人把自己的身体锻炼得强壮有力当然是值得的。上一周,有一个女孩子就因为经常锻炼才打跑了一个企图强奸她的流氓呢。」  艾德里安说道。  「胡说!」  里克说道,「也许她刚好碰到一个羸弱的混蛋家伙,但她绝对对付不了大多数男人的。」  艾德里安当然很不服气,也不知道是谁建议的,两个人跑到厨房的餐桌上去掰手腕。里克把艾德里安扳倒了12回后,说道:「你看到了吗?你根本就弄不过我。」  艾德里安不服气的说道:「我肯定能弄过你。」  里克说道:「好吧,我们这样吧。现在我靠墙站着,你从我面前走过,就好象走在一条小巷子里。我从你后面抓住你,看你能不能把我打倒。」  于是,两个人在屋子里演练起来。当艾德里安从里克身边走过时,他从后面扑上来,双手从后面抓住她的乳房。艾德里安吃了一惊,使劲挣扎着想脱开身,但里克抓得很紧,她挣扎得满脸通红也没能挣脱出来。  里克从后面紧紧地抱着她,他勃起的阴茎也紧紧地顶在她的屁股上——我从窗口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里克嘲笑着说道:「来啊,使劲啊,把我打倒啊。把你练出的所有力量都使出来啊。如果我真是个强奸犯的话,我现在就强奸了你,我想你他妈的根本就阻止不了我。」  艾德里安越挣扎,里克就抱得越紧,他的裆部也鼓得越大,他大笑着说道:「你是我的了,宝贝,我对你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你根本无法阻止我啊,哈哈……」  艾德里安喘息着说道:「哦,哦,当然,我当然能阻止……」  里克大笑着:「好啊,那就让我看看你能怎么阻止我吧!」  说着,他抱起艾德里安走进卧室,把她扔在床上,然后坐在她身上,一只大手固定住她的两只胳膊,另一只手掀起她的裙子,艾德里安的乳罩都露出来了。  里克伸出一根手指勾住她乳罩后面带子上的挂钩,说道:「喂,艾德里安,赶快承认了吧,你根本斗不过一个强壮的男人。」  艾德里安趴在床上,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不,你这个该死的,一切还没结束呢。」  里克听她这么说,知道不给她点厉害她是不会服输的,就把手指一勾,那乳罩的带子立刻向两边弹开,她的乳房边暴露出来了。艾德里安更加努力地踢蹬、挣扎着,但她48公斤的体重怎么可能撼动坐在她身上96公斤体重的里克呢?  里克按住她的身体,转了个身,坐在她的背上,面朝着她的脚。虽然她依然在挣扎,但里克很容易地就控制住了她,从容地脱下了她的裙子和内裤。接着,他半转身,从她身下扯出乳罩扔在一边。现在,艾德里安已经完全赤裸了。  里克得意地说道:「现在该服输了吧,艾德里安。如果我是个强奸犯的话,现在早把你肏得死去活来了。是不是啊?」  艾德里安仍然在苦苦地挣扎着,她连踢带踹,拒绝承认自己的失败。这时,我看到里克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似乎被艾德里安的固执激怒了,他觉得这个愚蠢的骚屄女人竟然还不承认失败,真是太气人了。我想,现在他一定非常想制服身下的这个女人,要让她彻底低头。我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你这个臭婊子,等着我来好好地收拾你吧!」  里克拉开裤子的拉链,掏出早已经膨胀的阴茎,按在艾德里安的两腿之间。  他的手拉着她的两胯向上拽,直到让她的双膝跪在床上,屁股高高地撅着。这样的让艾德里安的腿踢不起来了,她的手也要支撑着身体,不能再和里克挣扎了。  还没等艾德里安明白是怎么回事,里克的阴茎已经顶在了她湿润的阴唇上。  里克两手控制着她的两胯,使劲朝前一顶,粗大的阴茎就插进了她的阴道里,接着就使劲肏了起来。在抽动了十几下后,他突然意识到,怎么真的干()了自己朋友的老婆啊!  里克赶快停了下来,但他的阴茎还插在艾德里安的身体里。我看到他脸的表情似乎在说:「哦,上帝啊!我都做了什么啊!」  两个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弄得不知所措,僵硬地待在那里足足一分钟,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然后,里克说道:「哦,我的上帝啊,真是对不起,艾德里安,我没想那么做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那样!」  艾德里安似乎并没有听他在说什么,她的身体开始前后耸动起来,好象是她在奸淫着里克。里克觉得有些困惑,脸上露出既尴尬又兴奋的表情。我知道他这时候脑子里肯定在想:杰伊是我最好的朋友,而艾德里安是他的妻子,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可是,这种感觉实在太好了,太舒服了,我简直无法抗拒。他的思想在朋友之情和性欲享受之间挣扎着,他的阴茎在艾德里安火热、湿润的肉洞里抽动着。  最终,似乎是朋友之情让里克变得理智起来,他松开紧抓着艾德里安两胯的手,推着她的屁股想退出她的身体,但是,艾德里安马上呻吟着叫道:「哦,别停下,拜托你现在不要停,别退出去啊,亲爱的。使劲肏我,宝贝,使劲,让我高潮,宝贝,快点,快点,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使劲肏我,使劲把我肏到高潮,肏我,亲爱的,肏我啊……」  艾德里安淫荡的呻吟和诱人的企求把里克心里最后一点顾及朋友之情的想法彻底赶跑了,他在她的呻吟和企求声中开始使劲抽插起来,他似乎要把全身的力气都发泄在艾德里安的阴道里,猛烈的肉体碰撞声充斥在屋子里。  「哦哦哦……上帝啊,哦哦,我要高潮了,我的上帝啊,哦哦……」  艾德里安大声呻吟着,她达到高潮了。  过了几分钟,里克说道:「我就要射了,可是我没有避孕套啊,你有避孕措施吗?」  艾德里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大叫着:「射吧,射吧,我要你射进来,射进我的子宫里,我的宝贝,来吧,使劲肏我,射给我……」  过了几分钟,当里克从艾德里安的身体里退出来后,我看到他的龟头上和艾德里安的阴道里都在朝外滴着。里克射精后显得有些疲惫,他有些垂头丧气地对艾德里安说道:「哦,上帝啊,我真是很抱歉,艾德里安……」  不等他说完,艾德里安就把一根手指按在了他的嘴唇上,说道:「好啦,别说抱歉的话啦,我的宝贝。我一点也没觉得你有什么需要抱歉的。如果真要说抱歉的话,我觉得抱歉的只是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再来享受一次这样的性欲快乐,因为我想杰伊大概很快就要回来了。」  说完,艾德里安俯下身,从里克的阴茎上舔吃着他们俩的混合体液,然后抓过自己的衣服赶快穿了起来,同时对里克说道:「也许我们明天晚上可以再做一次。明天等你来我家玩的时候,我可以再让杰伊出去买啤酒。你喜欢吗,我的宝贝?你愿意再肏我我吗?」  艾德里安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手里一直握着里克的阴茎,从它不断膨胀的情况看,艾德里安已经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我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绝对是我的错,因为我总给她这样的机会,让她可以单独和那些一直觊觎她的男人们在一起,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就在所难免了。  第二天晚上,里克的确又来了,而艾德里安也的确又安排我出去买啤酒。我刚刚离开家,艾德里安立刻把里克带进了卧室,而我则再一次悄悄地躲在窗户外面偷看。这一次,我发现并不只是我一个人在偷看,我发现邓和格雷格也躲在另一扇窗户那边在偷看里克和艾德里安偷情。看到他们消失在卧室里,邓和格雷格相视一笑,我完全清楚他们的笑是什么意思。  当我悄悄地窥视着里克和艾德里安做爱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在想,邓和格雷格会在什么时候干()了艾德里安。我敢打赌,这样的事情很快就会发生。
上一篇:主人的调教 下一篇:岳母和三姨
评论加载中..